2015/08/10

 

 

汪彥成 陳淑敏 / 台北報導

 

新店溪畔的溪洲部落歷經蘇迪勒風災後,40戶房屋遭洪水侵襲,許多大型家具、衣物都泡在爛泥裡,所幸人員無傷亡。部落停水近三日未恢復,居民至今仍在努力清理家園。居民表示,這是溪洲部落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颱風災害。

 

蘇迪勒颱風於8月8日降下豪雨,導致新店溪水暴漲,漫進溪旁的溪洲部落。總計43戶的溪洲部落,除了3戶倖免外,其餘40戶全遭水淹,連地勢較高處都淹到大腿,而較低的住宅一樓更幾乎淹沒。8月7日傍晚,溪洲部落里長接獲通報並宣布撤離,但部分居民未預期會有水災,仍回到部落過夜,直到凌晨才發現水已淹到床邊。住在坡上的章金妹說,過去雖有淹水,範圍卻從未如此深入,「連賀伯颱風來都沒有這麼嚴重,真的是最慘重的一次風災。」

 

 

 

洪水毀家園 部落互助整頓

 

從新店捷運站到溪洲部落,沿岸可見新店溪水仍然黃濁,溪洲路上則橫躺傾倒路樹。一路下坡走進部落,活動廣場已被爛泥覆蓋,去年才由部落自建落成的聚會所也面臨結構損壞,居民則忙著清裡家中被洪水泡爛的大型家具。低窪地區每戶門外都堆積著大量的廢棄家當,小巷弄內仍滿佈未乾的爛泥,讓人寸步難行。雜貨店架上的物資商品、大型電冰箱也通通泡湯。即便家園遭摧毀,居民看到記者採訪,仍不忘樂觀地對鏡頭比YA。

 

章金妹昨日才剛完成屋內清理,一樓被淹的日用品幾乎全數拋棄。她自己開設的小咖啡屋雖未受波及,也因為進出整理而雜亂不堪。颱風過後,居民陸續清理家園,清潔隊與少數志工也加入整頓工作,但人手仍顯吃緊。至於物資方面,三餐和飲用水,由里長王明籐、區公所及志工提供,但章金妹也說,因供水尚未恢復,無法清洗淤泥,大型物資還無地可放,目前最需要的就是簡便飲食和人力。

 

溪洲部落的居民目前都被臨時安置在附近的頂城里活動中心,白天回到部落整理,晚上留宿活動中心盥洗。章金妹說:「整個家族的衣服都泡湯了,不可能送到一般洗衣店處理,換洗衣服只能大家交換穿。」面臨數年來最大災損,她也希望能夠讓政府更積極的督促先前社宅的工程。

 

DSC01157.jpg  原是部落居民日常的休閒廣場及集會所,如今佈滿深厚爛泥,寸步難行。

DSC01198.jpg  原是部落居民日常的休閒廣場及集會所,如今佈滿深厚爛泥,寸步難行。

DSC01173.jpg  部落居民忙著清運廢棄物,整頓家園。

DSC01191.jpg  一樓住戶經颱風洪水淹入,家具幾乎全毀,地上仍殘留淤泥。

DSC01201.jpg  泡爛的廢棄家當堆滿門口,溪洲部落損失慘重。

DSC01175.jpg  雜貨店內的大型電冰箱、架上的商品物資全部泡湯。

DSC01168.jpg  居民們忙進忙出整頓家園,部落隨處可見堆疊一落又一落的報廢家當。

 

溪洲命運多舛 社宅路迢迢

溪洲臨坡、親水,空間意象與阿美族原鄉相近,80年代後,許多離鄉背景來到台北打拚的都市原住民開始落腳於此。他們多半在都市裡從事勞力密集的建築營造業,卻難以負擔市區中昂貴的樓房,便以工作獲取的零散建材「白手起家」,也發展出內部的社會組織、鄰里關係與文化習俗,逐漸形成現在的溪洲部落。

章金妹在1990年前後才搬到溪洲部落居住,在此之前,只是作為自家木作營造公司的倉庫與工寮用地。不幸的是,1997年的中秋夜,一場大火幾乎燒光了以木造為主的部落房屋,也讓章金妹與家人失去家園。不過,火災卻沒有使居民放棄共同生活的部落;他們拒絕了隆恩埔國宅的局部搬遷計劃,展開公共募款與就地重建,靠著自力救濟,重新蓋出今天的溪洲部落。溪洲部落也開始有了自己的聚會所、活動廣場和入口意象。

然而,溪洲多舛的命運還不止於此。2000年開始台北縣(今新北市)政府的防洪計劃與堤防整建工程要求溪洲必須拆除「違建」,引發後續一連串的陳抗活動,更由於當時的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在2007年對居民失言說出「我把你當人看」等事件,讓都市原住民的居住問題躍上媒體版面。透過反覆的運動組織、政治協商和資源爭取,溪洲部落終於得到北縣首肯,在部落旁地勢較高的公有地上進行社會住宅計劃,以政府興建、參與規劃的方式,建造原住民生活住宅區。

直到新北市長朱立倫上任後,社宅計劃卻又生變,遭變更的社宅不再「只租不賣」,而是要求居民參加出資,造成居民的經濟負擔與意見不同。去年8月,部落還依習俗為住宅區舉辦動土儀式,目前卻僅完成管線工程。

環視部落,平時生氣蓬勃的溪洲如今滿是泥濘與廢棄物。章金妹感歎地說,明明土地、資源都有到位,新聞也有報導,為什麼不能依原案完成新住宅?她也表示,計劃延宕多年,如今又碰上淹水,家當、衣物幾乎都污損泡壞,「損失真的很慘重」。她只希望這次事件能再次讓政府重視溪洲的居住權益。溪洲社宅動土至今恰滿一年,後續工程卻看似遙遙無期,「其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開始,真的不知道。」

 

DSC06308.jpg  居民章金妹訴說部落遭風災侵襲的慘況,直呼是溪洲部落有史以來最慘烈的災害。 她說:「從去年8月1日開工儀式,已經滿一年了,後續的動作,地基也還沒打,除了公共設施、管線、化糞池已完成外,地面上的工程什麼時候可以開始,真的不知道。」

DSC06311.jpg  章金妹開設的小咖啡屋雖未受波及,卻也因家園整頓進出整理而雜亂不堪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颱風觀測資訊服務網(Typhoon Observation Service,TOS)

loyalty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